西安交大研究生辞职卖凉皮 称对土地承包“说了算”

作者 博彩公司 浏览 发布时间 17/04/20

西安交大研究生辞职卖凉皮:为什么不搏一把呢?

  西安交大毕业研究生放弃世界500强企业部门主管的岗位及20万元的年薪,卖起了凉皮,引起社会热议,有肯定,有质疑,有鼓励,有不屑,社会的关注和讨论远远超过了事件本身,是自我炒作还是踏实创业,是寻找噱头还是勇于创新,记者走近两兄弟,试图还原事件的真相。

村支书骗518万拆迁款称对土地承包“说了算”

  村里土地承包 支书“一句话的事儿”?

  一条街道的争议

  9月24日下午,也就是“小庄师兄”在互联网、微信平台火起来的第二天,记者来到小庄兄弟推三轮车卖凉皮的交大正南门对面的金水路,虽然两兄弟已经不在此摆摊卖凉皮,但是整条街道却因为“小庄师兄”热闹起来。

  “这两天来打听他们的人太多了。”旁边一位卖煎饼果子的小贩说,“就卖了四五天凉皮,没想到能这么火,我卖了一辈子煎饼果子也没人关注。”

  记者在街道随口问了几位出来吃饭的交大学生,都表示知道小庄兄弟,“朋友圈里都是,学校微信平台上也有。”当问起“看着自己的师兄卖凉皮”有何感想时,这些名牌大学的学子大都表示:“研究生卖凉皮很正常呀,北大学子还卖肉呢,社会多元化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挺好,为他们的勇气点赞!为创新的方式叫好!”

  在路边一家流动摊贩水果店,商贩却有不同声音,“就卖个凉皮吗,谁都可以干,至于这么大动静吗,把城管都招来了。”另外,“交大研究生都卖凉皮了,让做父母的怎么想,我就有两个孩子在农村上学,我起早摸黑供他们上学,如果大学毕业卖凉皮,还不如不上学了。”

  听着摊贩这么说,旁边一位买水果的师傅则给予了反驳,“社会多元化了,交大研究生卖凉皮很正常,而且研究生卖凉皮和一般的路边小店卖凉皮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肯德基、麦当劳就是高学历的人做出来的餐饮连锁店,研究生肯定有创新的思维、独到的方式,如果利用互联网,能把传统的、低端的产业升级换代,做大做强,何尝不可?甚至可以把咱陕西凉皮卖到全国乃至全球。”

  在这条并不知名的巷子里,随手一问研究生卖凉皮,小摊小贩、路边店主甚至路人可以说无人不知,有人认为是炒作,有人认为是实干,有人认为是创新,有人认为是噱头,有人认为勇气可嘉,有人认为是大材小用,甚至有人大老远慕名跑来吃凉皮,“你看,我的微信朋友圈里都在转发,为研究生这种精神点赞,单位同事都相约来吃凉皮。”两位路人拿出手机告诉记者。

  凉皮店的与众不同

  得知小庄兄弟俩在交大东南门对面开了一家凉皮店,10月11日中午1点,记者来到北沙坡路,这是一条不太知名的巷子,两边小餐馆林立,在路南的一家饺子馆的招牌下,记者见到了“小庄师兄”门牌,上面写着凉皮肉夹馍,路边还打了一个小型LED电子招牌,并摆了一排花篮。

  “今天才开业,现金支付一元,即可买一份凉皮,如果扫描柜台前的二维码,用淘宝支付只需要一分钱就可买一份凉皮。”店员介绍到。

  这样的优惠,加上之前“小庄师兄”的名气、校园打的各种广告,直接引发了排长队的效果。不过效率还是蛮快,人来人往,井井有条,兄弟俩干劲十足地调着凉皮、给顾客夹着肉夹馍。

  “我们加了小庄师兄微信平台,慕名赶来,同时也是对他们创业精神的一种支持。”正在排队买凉皮肉夹馍的大学生告诉记者。旁边正在吃凉皮的一位顾客接话道,“味道总体不错,是秘制的,但没那么辣,肉夹馍比较小清新,里面有香菜和青椒。

  记者花了一元钱买了一份凉皮,记者是凉皮的忠实爱好者,工作十多年可以说陕北、关中凉皮、面皮吃了个遍,小庄师兄的凉皮口感还确实不错,味道独特。旁边的顾客也都纷纷点赞,说起小庄兄弟,很多人表示,“不仅来吃,也是为了看小伙子一眼。”

  乘着中午人少的间隙,记者找到小庄兄弟中的哥哥庄栋,这位交大本硕连读的材料专业的研究生,虽然只走向社会三年,稚气未脱,但是落落大方,思维敏捷,说话井井有条。

  “原来我们在交大南门那边推着三轮车卖,属于占道经营,城管还积极联系我们进入旁边铁路局的市场,但是那边人流量有些少,我们兄弟俩合计在这边先租了一个档口,按计划在这边开始我们的店面运营。”庄栋说道。

  说是店面,其实是在一家二三十平米饺子馆的一角,大概五六平方米大小的一块地方,招牌也只占门头的一半。“我们和饺子馆共用一个店面,这七八张桌子顾客都可使用,我们一年付10万元租金。”虽然看上去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但庄栋认为这只是创业的开始。

  虽然同为一家在西安随处可见的凉皮店,但“小庄师兄”凉皮店与众不同,“如今我们小有名气,跟支付宝合作,顾客用支付宝支付,每单立减3元,由支付宝来补贴这3元,另外我们还在和最大的外卖平台‘饿了吗’谈合作。”小庄师兄还建立了自己的微信平台和微博,进行宣传推广,聚集了不少粉丝。

  庄栋坦陈,“其实我的店面很普通,凉皮也不是说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只是我们年轻人接收新事物更快,对互联网更熟悉,对市场反应更灵敏,更会利用网络这个平台。”

  兄弟俩的设想

  说起成功营销模式、自我推介方式,使得“小庄师兄”凉皮名声大噪,庄栋腼腆一笑,“很感谢大家,没想到大家会这么支持、关注我,这些天来,省内外有很多做餐饮的前辈、甚至国外的同学都打电话支持我,给我出谋划策,甚至愿意出钱出力帮我租门店,开加盟店。”

  “今天一上午卖了300份凉皮、300个肉夹馍,”谈起骄人的销售业绩,庄栋并没有沾沾自喜,他坦诚,“如果天天有这样的销售额,当然利润可观,但是今天是做了活动,正常肉夹馍是7元,凉皮是5元,另外是我们小庄师兄的名气招来大量顾客。”

  庄栋冷静告诉记者,“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能让人一夜成名,也会让人一败涂地,做餐饮最重要的是品质,所以在凉皮和肉夹馍的质量上,我们会更多下功夫,让大家觉得物有所值。”

  因为“研究生卖凉皮”这个“噱头”庄栋成了“名人”。谈到一些人的质疑,庄栋淡淡一笑,“其实我不是头脑发热,选择卖凉皮是经过深思熟虑,认真调研的,每一步怎么走我也是有计划的。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愿安于现状,过找一份固定工作、成家、房贷、生子的格式化的生活,尤其互联网时代到来,每个人都有成功的机会,我们年轻人有想法、有活力,为什么不搏一把呢?就算失败了,我依然可以去找一份体面工作去打工。”

  庄栋的弟弟叫庄楠,两人是亲兄弟,庄楠比哥哥庄栋小两岁。庄楠是西安工业大学毕业,和庄栋相比,显得腼腆内向一些,“卖凉皮我的同学朋友们都非常支持,今天还跑来帮忙。刚开始最不能理解的是自己父母,家在宝鸡眉县农村,父母供出两个大学生确实不容易,虽然在农村算是中等家庭,但是家里为了两人上大学,房子一直是老式土房,直到大学毕业才盖的新房。”庄楠坦言压力很大,“父亲昨晚还打电话说是过来帮忙,我回绝了,我说人够了,能扛得住。”

  谈起创业的艰辛,庄栋深有体会,“凉皮汤汁的调配、肉夹馍中肉的加工是我们兄弟俩花费几个月时间不断试吃,精心研制的,如今才开业我们每天亲自调汁、煮肉,只雇了一个打馍师傅。”“每天早出晚归,白天招呼客人,晚上还得煮肉,一大早还得进凉皮,还好我是农民家的孩子,干过农活,吃苦都不怕。”

  10月12日,记者晚上电话联系庄栋,想问一下一天的业绩,一直无人接听,直到晚上近10点,庄栋才回过来,“很是抱歉,我刚才收拾完店面,我们六个人的团队在一起开了会,总结一天的工作,研究服务和品质如何进一步提高。”“谢谢关心,我们的创业得到这么多人支持,压力山大。”庄栋笑着说,“今天卖了500份凉皮和肉夹馍,业绩不错。当然也确实辛苦,虽然原来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比想象的还累,不要看一家小小凉皮店,从早晨6点得忙到晚上11点。”

  以8亩拆迁地骗取518万余元拆迁款,昌平一村支书涉嫌诈骗受审;称对村里土地承包“说了算”

  (记者王巍)村支书不能承租土地,便“导演”他人承租,以8亩的拆迁土地骗取518万余元拆迁款。昨天上午,昌平区南邵镇北邵洼村原村支书李华生因涉嫌合同诈骗罪在一中院受审。在法庭上,李华生说作为村支书,对村里土地承包“说了算”。

  51岁的李华生初中文化。据指控,其于2013年至2014年间伙同王显红,采用伪造土地租赁合同、虚构经营事实等手段,骗取拆迁补偿款5185457元。据了解,王显红获利10万元,李华生则将剩下的钱给子女买房、个人挥霍及“花钱消灾”等。

  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李华生表示“属实”。他说,村里土地承包这样的事情,都是村书记主任一句话的事儿。

  尽管为防止事情败露,李曾四处打点,2015年,昌平区纪检找到他,表示有人举报。李华生称,拆迁公司要求提供什么文件,他就提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拆迁程序到底是怎样的。而这种村干部碰头就下决定的拆迁方式,在南邵镇普遍存在。

  此外,王显红表示签租地合同时,不知该地被拆迁征用。此后她就在家准备生孩子,“既没有在该地盖房子,也没有用来经营”。

  - 案件

  如何骗到拆迁款?

  ●变更待拆土地承租权

  2007年,北邵洼村南的8亩土地被确定征用拆迁,2008年被村民张某承租,其与村委会以五年为合同周期。“但张某一直没有向村委会交钱。”李华生表示,作为村支书,自己有权将土地的承租权变更。

  ●自掏租金找人假承租

  李华生将土地变更给曾在村里做过酒生意的王显红。一来王显红曾表示想承租村里土地,二来,作为外地在京打工女孩,她应该不会“忤逆”自己。李华生说明缘由并承诺给王显红“好处”后,王以每亩地2000元的价格转租该地,共交给村里4万元。实际上,这些租金也全是李华生自己缴纳的。

  此外,王显红租地合同签订于2013年,但落款却是2007年。“想体现她交的租金多,时间也早,这样可以‘挤掉’张某的租地合同,也比较有说服力。”该份合同经过镇政府审核,并加盖了公章。

  ●找被拆迁人转让房屋

  检方证据,该地拆迁能获补偿的,一是土地上的建筑物;二是有生产经营活动,因拆迁停产停业。李华生在变更土地承租权前,就找到村民陈某(化名)在该地盖了100多平米的建筑物和房屋,后经评估价值约190余万。领取补偿款前,陈某按李的意思将其转租给王显红。李还为该块地找了一份其他公司的营业执照,以证明存在生产经营活动。

  ●盖村章提供租地证明

  “书记主任一碰头,不开两委会,谁交钱多,谁有信誉,就把地租给谁!”李华生在法庭上说,村里土地承包这样的事情,都是村书记主任一句话的事儿。当年张某租地时,自己任村主任,村章就在他手里管着。任村支书后,只要和村委会打个招呼,租地的村章就能盖上。

  ●现场亲证土地承租者

  根据拆迁流程,在领取拆迁补偿款前,村委会先要向铭嘉房地产公司提供与村民承租土地的合同证明。随后,铭嘉公司进行实地考察,找被拆迁人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李华生说,事发当天王显红有事无法到达现场,于是他本人到现场证明该地属于王显红承租,“在这过程中,王显红就是签字的作用!”

  - 链接

  征地补偿 村官并无权决定

  《检察日报》报道,近年来,因造城运动而衍生的村官贪腐现象日益严峻,因征地补偿衍生出的诈骗犯罪呈上升趋势。

  虽然前途未卜,困难重重,但是谈到未来的打算,庄栋还是信心满满,“我们的资金有限,我们不想把有限的钱投在店铺上面,开连锁店这一传统商业模式已经有些落伍了,而且店铺成本太大,就这样一个店面,一年租金得30万,我们要利用互联网推广,用快递进行配送。”庄栋信心十足告诉记者,“不出所料,餐饮配送这一两年会迅速兴起,在一些大城市,送一餐饭只需一元钱,这对我们非常有利。”“我相信,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名气,做的凉皮肉夹馍有良好的品质,再加上脚踏实地坚持不懈,总有一天可以从三轮车走到一个大公司。”

  打开小庄师兄的微博,一句话映入眼帘:“这世界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一生!”微博里有两兄弟每天工作的艰辛和感悟,不少网友纷纷留言、点赞。之所以这么多年轻人点赞,也许,一定程度上,小庄兄弟的创业寄托了新一代年轻人渴望成功和追求自我生活方式的精神。

  其中,绝大多数贪腐根植于“土地”征收补偿。人大法学院教授杨建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政府在征地、拆迁过程中通常会制定相应的补偿标准,村官并没有审批、决定的权力,只是负责递交申领材料。而很多情况下,乡、镇政府都没有专门的部门、人员去实地审核,村干部报什么材料就是什么,只是依材料计算具体数额。

  这一权力看起来没什么油水,但许多村官就是在这一过程中伪造、虚报信息而“发家致富”。此外,村官手中还有一项权力“大”得惊人,即征地补偿款、国家惠农补贴等各项资金的发放权,目前此领域的监管缺位已使得资金发放过程成为村官贪腐的“主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