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科院被举报调查 辩称患“短暂性精神障碍”

作者 新2网址 浏览 发布时间 17/04/21

  8月11日,本版以《苏州电科院为何深陷舆论漩涡》为题,报道了苏州电器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被举报遭调查,后被多家财经媒体以“虚假检测”为名报道,从而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一事。苏州电器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德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详细讲述了苏州电科院检测样品的详情。本报记者对此做了进一步的调查。

  “警方发现这三家公司与近千家客户签订中介委托代理合同,帮助没有产品的公司获得苏州电器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颁发的国家合格产品检验证书……”

教师火烧校长轿车获刑辩称患“短暂性精神障碍”

事发时现场图片(网络) 黄李华 摄

  去年年底,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公安分局办案人员对苏州吉力质量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吉诚梓、苏州中保检测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卫保平采取强制措施,传讯了苏州倍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马忠权。吉、卫二人在刑事拘留不及一个月之际改为取保候审。

  上述经过被几家媒体记者写入相关报道中。

  注册两家公司为获取证据

  案情源于内蒙古胜华腾科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向警方递交的举报。

  有调查记者报道称:胜华腾科毫不讳言自己“没有生产过任何电力设备,甚至没有生产过一件样品”,更有胜华腾科的工作人员甚至向相关媒体记者直白承认,该公司成立目的是“为了获取竞争对手的不正当竞争证据”。

  那么,谁是与胜华腾科进行不正当竞争的竞争对手呢?

  一名杂志记者调查获悉:胜华腾科是沈阳变压器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一手成立”的。沈阳变压器研究所出于对业内“恶性竞争”的关注,“警觉”到与电科院有关的那些“代理公司们”,便注册了胜华腾科这家公司。而沈阳变压器研究所在注册胜华腾科之前,还在北京注册了一家北京先科中电电力技术设备有限公司。

  2013年6月7日,北京先科与苏州吉力签订产品质量认证技术咨询服务合同;胜华腾科于2014年1月16日与“倍通检测”签订了代理开关设备产品检测技术的服务合同,又于同年5月19日与“中保检测”签订了电力变压器检测委托代理合同。

  尽管上述合同因警方立案侦查被列为涉案证据入卷,但却被媒体记者获得。一家杂志将一份委托合同拍摄下来,赫然刊印在内页上。

  上述三份合同内容均写有令人惊讶的条款:

  ——委托方的送检样品由被委托方提供;

  ——被委托方要确保样品顺利通过检测;

  ——委托方要在合同约定时限内获得检测报告。

  追踪调查的记者们依据手上掌握的合同,对应电科院官网上公布的检测报告书,查明三份合同所涉送检产品均顺利通过检测,由此证实代理公司能够让没有产品的企业获得电科院国家电器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颁发的合格证书。

  然而,针对涉案证据被披露的那些合同,没有哪家媒体的记者向订立委托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调查相关情况。

  陌生人登门商榷“新业务”

  30岁的吉诚梓与妻子坐在街头一家咖啡馆二层的包间里。这里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城区一角。这对夫妻斟酌良久,经过审慎考虑,最终决定接受《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

  夫妻俩向记者表示,从没想到自己经营的公司因一起送检变压器业务引出灾难性恶果,并由此一直承受着难以解脱的精神压力。

  “我们公司是在2008年成立的。”吉诚梓向记者介绍自己和公司时说,他是学机电专业毕业的,目前正续读一所大学的EMBA班。苏州吉力的业务主要提供计算机开发、产品咨询辅导、质量管理以及技术支持,“我们公司有工程师,有低压电器产品检测,但从没接过变压器送检业务”。

  “北京先科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据吉诚梓回忆,对方先是与公司一名业务员联系的。来人见到吉诚梓后,说想送检一台电力变压器,又说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生产,路途又远,倘若苏州吉力有现成电力变压器,可否代送电科院检测。

  “我们没做过这项业务,他们教我们怎么做。”来人叫吉诚梓上网查查,他查到江苏南通一生产厂家,生产符合对方要求型号的变压器。

  双方签订合同时,北京先科的人要苏州吉力以北京先科名义做好申报所需资料的准备工作。吉诚梓清楚地记得,北京先科在签订合同时执意要求苏州吉力写明通过送检的具体时限、特别强调要写下“确保送检顺利通过”字样。

  吉诚梓当场提出质疑:“我怎么能确保送检产品百分之百地顺利通过呢?”对方解释称,“反正合同也没签订违约责任,通不过,不追究你们的违约责任,就这么写吧”。

  吉诚梓说,北京先科来人许诺若做好这单业务,以后还有很多这类业务,都可以交给苏州吉力来做。出于对公司拓展业务的渴望,吉诚梓没再挑剔对方在合同行文中的表述。这恰恰酿成日后大患。

  “你们与北京先科签订的合同能找出来给我看看吗?”

  吉诚梓告诉记者,公司成立以来的所有文档全被办案人员搜走了,没有办法提供。

  最令吉诚梓困惑的是,警方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后,他一直询问到底犯了什么罪,办案人员只说“事情很大”,说“可能是变压器爆炸了”。

  吉诚梓妻子告诉记者,丈夫被刑事拘留带到内蒙后,她心急如焚地前往北京,找到北京先科在海淀区中关村的注册地址,发现那里竟然是一家餐饮店的地下室。她与公司李姓业务员联系,李业务员推说不要找他,便再也不接手机电话。

  吉诚梓妻子递给记者一份致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检察院的信函。她对记者说,当知道老公被抓走的罪名是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后,专门研习相关法条及司法解释,并与取保候审后的老公一起对照法律条文详细分析,认为这项罪名是不能扣到自己头上的,遂向检察机关明确表示这是一起冤假错案。

  “我们诚心做生意,没想到中了人家设计好的圈套。”吉诚梓夫妻感叹道。

  记者拨通中保检测法定代表人卫保平手机时,他拒绝记者当面访谈,明确表示不愿再谈自己被刑事拘留一事,直至听到记者只问合同签订内容及过程时,他限定交谈时间为5分钟。

  卫保平告诉记者,中保检测是几个朋友凑钱成立的小公司,做业务时间不长,业务范围是向企业提供技术咨询服务。与胜华腾科签订送检合同之前,他根本不认识这家公司,从来没打过招呼,胜华腾科说是看到中保检测的网页才找上门来的,来前打过多次电话。

  提及合同签订的具体内容和过程,中保检测与苏州吉力极为相似,记者问卫保平合同条款中是否写明送检前由中保检测“编制提交申报资料和技术资料”、“保证试验一次性通过”,并“保证在限定日期内完成检测工作,领取合格实验报告”。这是不是中保检测一方真实意思的表述?

  卫保平说:“时间长了,我全明白了,我们受了欺骗。”

  记者十几次反复拨打倍通检测法定代表人马忠权手机,时隔一天,他回复电话时确认记者身份和意图后十分慌张,他说自己现在安徽,不方便面谈。知晓记者询问倍通检测与胜华腾科签订送检检测样品合同一事,他有些语无伦次,“该说的,办案警察都给我做了笔录”。

  记者问,“有媒体引用了你说话的视频和说过的话,你说你一年给电科院带来几千万元的利润,电科院一年4个亿的检测费用的90%都是你们拉过去的。你能对你说过的这句话负责并提供证据和线索吗?”

  马忠权更加慌张,气息急促地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说了”,并立即挂断通话。

  宿迁一教师火烧校长轿车被判刑 辩称患“短暂性精神障碍”

  南京10月9日电 (刘林)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一名词随着“南京6·20宝马车肇事案”而广为人知。近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纵火烧车案,虽然纵火者辩称自己患有短暂性精神障碍,仍被法院判处6年有期徒刑,并作出39万元的赔偿。

  5月29日凌晨,因为对校长分配的岗位不满,江苏省宿迁市一老师趁夜怀抱酒精、打火机对校长的轿车纵火,不仅将校长的车烧成了废铁,还点着了附近三辆汽车。当天下午,涉嫌放火烧车的犯罪嫌疑人张某被宿豫警方抓获。

  张某供述,他是宿迁市宿豫区实验高中的教师,自2012年以来就被校长徐某安排到该校后勤做勤杂工,负责给校内花木施肥、除草,今年又被安排管理学校的车辆停放。

  张某说,因平时工作中与校长产生矛盾,认为自己处处受排挤、打压,于是产生报复心理,并购买易燃品酒精,做出极端行为。

  近日,宿迁市宿豫区法院公开审理此案,经法院鉴定,受损最重的两辆车扣除残值后损毁价值分别为217540元和144799元,另外两辆轿车的修理费也达数万元。

  在庭审中,张某对法庭出示的这组证据没有异议,但随后,他辩称自己患有短暂性精神障碍。

  “案发前经常失眠,经常出现幻觉。近十年没有服用精神病药物,没有到精神病院就诊,但是经常看些精神病相关的书籍。”随后,张某又出示了两份材料,证明自己曾因短暂性精神障碍于1995年2月7日至13日到宿迁市精神病院入院治疗,有精神病史。

  记者按查询到的倍通检测公司注册地址想去面见马忠权再深入了解一下情况,但在注册地址附近找来找去,没有找到倍通检测公司所在。

  有知情人向本报记者透露,北京先科、胜华腾科在与苏州吉力、中保检测、倍通检测签订送检产品合同的过程中,有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个别律师以公司职员身份参与。 □ 记者 杜萌

  张某称,自己在案发前的确有轻微的精神疾病,但并不需要申请精神鉴定。而张某的辩护人也因第一次与张某会见时,他没有典型精神病状态而放弃了对其进行精神鉴定。

  因此,法院认为张某辩称的“患有短暂性精神障碍”的证据并不充分,不影响对本案的判断,因此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因张某犯放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年。此外,由于事发后,某保险公司先行赔偿了四名车主车辆损失共计39万余元并向张某追偿保险赔偿金,因此张某在承担6年有期徒刑之余,又向保险公司支付了39万余元作为赔偿。(完)